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院概况 >> 本院新闻 >> 正文

黄薇和莉迪亚•莫拉沃斯卡(音译)认为,人们可能会从薄薄的纱布中获得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在有毒空气中逗留更久。

2019年11月22日 15:06 黄薇等 点击:[]


黄薇和莉迪亚•莫拉沃斯卡(音译)认为,人们可能会从薄薄的纱布中获得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在有毒空气中逗留更久。

 

在整个亚洲,以及越来越多的其他地方,人们在街上戴着医用口罩。无论老少,人们出门时都会在鼻子和嘴巴上捂上纱布。在中国,这种习惯始于2003年,当时卫生部门建议人们戴医用口罩,以减缓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的传播。今天,许多中国公民经常戴各种各样的面料和款式的口罩,以降低感染或传播感冒或流感的风险——我们也为此戴上口罩。但越来越多的人戴口罩还有另一个原因——空气污染。虽然布料可以过滤掉大量的灰尘、花粉和沙子,但它并不能阻挡更细小的颗粒进入肺部、动脉和静脉。这些包括小于2.5微米的颗粒物的大小和超细粒子(PM2.5)(少于0.1µm)以及汽车和工业排放的有毒气体。PM2.5每年导致全球400多万人死亡。

人们想要保护自己的方法。他们意识到污浊空气的健康风险,社交媒体上充斥着人们在雾霾天戴口罩的图片。但世界卫生组织(WHO)、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和欧洲心脏病学会(European Society of Cardiology)等公共卫生机构并没有建议使用口罩或便携式空气净化装置。

几乎没有任何临床研究测试过医用口罩对空气污染的有效性,以及人们如何使用它们。由于人们的接触和健康状况千差万别,很难预测个人风险。我们担心戴口罩甚至会使问题变得更糟。有可能使人们产生一种虚假的安全感,鼓励人们在污浊的空气中待更长时间。相比之下,在肮脏环境中工作的专业人员必须使用的专业呼吸器有明确的标准,包括建筑工、摊铺工和交警。这些是经过认证的特殊情况,包括防毒面具和其他限制灰尘吸入的设备。没有一件适合在街上穿。政府和科学家需要教育公众和卫生工作者,让他们知道避免空气污染风险的正确方法。研究人员需要确定在某些情况下哪些保护措施可能是有价值的。但唯一的长期解决办法是净化空气。在那之前,传达的信息是一样的:当污染水平高的时候,尽可能呆在室内。

错误的安全感

医护人员和病人戴上一次性布口罩,以减少通过液滴传播感染的可能性。出于同样的原因,一些公众在打喷嚏或咳嗽时戴口罩以防止病毒传播。一般来说,医用口罩是由三层致密棉花或类似材料制成的。当人们呼气时,这些装置捕捉携带细菌和病毒的大液滴。这些液滴通常花粉粒的大小或灰尘斑点(从几个到100μm)。但对于空气中的小颗粒和有毒气体(如二氧化氮、臭氧和挥发性有机物),医用口罩,甚至最好的织物口罩,都没有提供保护。

好的口罩也有褶皱或折叠来完全覆盖鼻子和下巴。有脸脸型相对于其他的更适合戴口罩。例如,口罩不能紧紧地盖住胡须。医生被训练来正确的使用口罩,而公众并没有。空气和污染物可以通过口罩和脸部之间的缝隙进入鼻子和嘴巴。

在向大众提供建议时,佩戴也很重要。长时间戴任何一种口罩都不舒服。尤其是在炎热的日子里,在这样的房间里呼吸会很困难。二氧化碳会积聚起来,使人产生睡意。必须戴上和摘下面具才能说话、吃饭和喝水。口罩会变湿,导致其过滤性能改变。为了省钱,人们有时会多次戴同一个口罩;一旦堵塞,口罩就没用了。

许多户外工作人员被建议和培训如何使用专业设备。这些设备符合美国国家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制定的标准。简单的棉口罩可以阻挡建筑工地和车间的灰尘和石棉。其他一些则含有活性吸附剂,可以更彻底地过滤化学物质和气体。一些防毒口罩有防溅的面罩和自己的空气供应。换句话说,它们一点也不像一小块布。

缺乏证据

医用口罩已经在临床环境中得到了充分的研究,并显示出在防止感染传播方面的良好效果。人们几乎不知道它们对污染空气多有效。任何口罩的性能都是很难量化的。需要考虑很多因素,包括微粒的大小和来源、口罩的类型、佩戴者的脸型和行为。

对口罩材料的过滤性能进行了实验室研究。但是,只有少数的人体研究检验了在真实世界条件下戴口罩的效果。这些研究大多是在中国的北京、上海和美国进行的。他们通常只跟踪研究对象几个小时,主要关注对心脏的影响。

很少有研究调查口罩对呼吸系统健康的影响,无统计学意义。例如,一项研究发现,在污染环境下经常戴口罩的人比不戴口罩的人血压更低,心率更有规律。健康的成年人可能比那些已经有心脏病的人受益更多。但是,从反应的方向和幅度到反应的时间和类型,研究结果往往在所有问题上都存在分歧。

污染水平的迅速变化也使评估健康影响变得困难。例如,在繁忙的十字路口或公路隧道中,气体和超细粒子的浓度可能比在后街高100倍。人们的年龄、性别、健康状况、药物和活动模式使问题复杂化。例如,健康和活跃的人经常花更多的时间在户外运动,增加他们的接触。男性通常更容易接触到室外污染;女性不喜欢室内污染物。目前还没有严谨的研究来量化人们戴口罩后的行为变化。

下一步

人们需要知道何时、为何以及如何戴口罩。

专家和有关部门需要收集证据,以便就短期内戴口罩可能有益的情况提供建议,比如在沙尘暴期间,或者在非洲某些城市,沙漠灰尘是空气污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研究人员应该收集使用口罩对抗空气污染的有效性证据。临床试验应使用更大的样本量,并对高危人群的长期影响进行随访。

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公共卫生机构应该教育公众保护自己的最佳方法。在没有更好的证据之前,他们应该建议戴一个合适的口罩只是为了预防感染,而不是为了防止空气污染。

当污染水平高的时候呆在室内是最安全的,只要避免室内污染物,比如烟草烟雾。在户外,人们应该远离拥挤的交通道路来步行和锻炼。骑自行车的人应该找到远离繁忙道路的路线。司机应该关闭车窗。当污染严重时,最好不要骑自行车,而不是戴着口罩骑自行车。那些必须长时间在室外工作的人,比如建筑工人,应该接受专业质量的呼吸器和培训。

首要任务仍然是防止空气污染。

 

黄薇,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环境卫生学院教授。她正在领导对世界卫生组织组织的空气污染干预措施的系统审查,包括关于口罩使用的审查。

电子邮件: whuang@bjmu.edu.cn

 

Lidia Morawska是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昆士兰科技大学理工科学院的教授。

电子邮件: l.morawska@qut.edu.au

 

原文:

Huang, W. and L. Morawska, Face masks could raise pollution risks. Nature, 2019. 574(7776): p. 29-30.

翻译:宁方刚 非织造研究院

 


打印    收藏关闭

上一条:非织造研究院研究生路明磊、刘浩同学作品荣获2019“纺织之光·纺织知识”网络工艺作品展原创作品一类作品
下一条:美国凯斯西储大学Hatsuo Ishida教授应邀到我校进行学术讲座